愿所有温柔的人被世界温柔以待

[巍澜衍生]社会生哥和小裴法师的那些事儿(03)

预警:巍澜角色衍生→罗浮生X裴文德 现代玄幻背景
ooc 可能存在zyl48和by48各种角色拉郎
黑道大佬浪荡生哥X冷淡耿直法师小裴
随缘掉落,不要期待
我为什么开始走剧情了?不要在意配角名字 不要在意逻辑 一切是为了生哥撩小裴
我终于搞晕了小裴法师√

*

03
小黑开错了路,把车开上了黄泉道上。

罗浮生已经察觉出了不对,这条路在市中心,就京城这儿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堵四十八小时的路况,再怎么也不会一个人都没有。

这路上也不是只有他们一辆车,可是车里三个人都知道,外头晃悠的那些黑影大抵不是他们同类。

小裴法师有点愁。和尚是不入黄泉的,他们死了一般是去西方极乐,要不直接去地藏菩萨那轮回,黄泉路也已经几百年没见过和尚了。

小黑灯下见着的那个妞盯着一堆鬼影里闪闪发亮的大光头有点稀罕。

这是新上任的年轻孟婆第一次见到和尚来着。

“生、生哥,有个妞、阿不,有个鬼走过来了。”小黑结结巴巴一脚踩在刹车上,前头黑压压的一片已经看不见路了。

“我特么没瞎。”罗浮生瞅着紧紧贴在车窗上的那张惨白的女人脸,“她要干嘛?”罗浮生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小裴法师,“她好像在看你?”

小裴法师的视线和车窗外黑黝黝没有眼白的眼睛对上,那鬼歪了歪头,非常有礼貌的敲了三下窗。

不急不缓,不轻不重,像是打更一般都三下。

生哥贼稀奇,“她真的在找你?”

小裴法师对着胆子比天还大的雇主态度非常认真诚恳,“罗先生,我们的酬金还需要再商讨下。”

生哥挑了挑眉,弯起眼睛,“都听法师的。”

孟婆很有耐心的又敲了三下,还是那样的不急不缓,如果不看出现蛛网裂缝的车窗的话,这实在是一位十分讲究礼仪的——鬼了。

生哥心里难受,他这特制的防弹窗怎么跟纸糊的一样。

随着裂缝的出现,渐渐有幽冥冷风进了车里来,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腐朽味道。

小黑打了个哆嗦,“生哥,怎么越来越冷啊。”

越来越多的黑影聚集在车边了。他们没敢挤在孟婆身边,而是一个叠一个的把车包围起来。如果这时候有人能从空中去看,只会发现这辆可怜的现代高科技产物渐渐被一头涌动的黑色巨兽吞噬,那点点可怜的灯光逐渐湮灭。

生哥打了哆嗦,握住了小裴法师的手。

牵住自己的手冰冷的已不像活人,手的主人那张刀削阔斧般英俊的脸青白交加,好不可怜。

罗浮生僵硬地冲不明所以的小裴法师努力扯出一个笑来,“生哥给你暖暖。”

小裴法师垂眸,盯了这人笑容半晌,拂下他的手,转眼间人已经在车下。

黑影齐刷刷的又空出了好大一片地,这和尚身上的光也忒刺眼了些。

“阿弥陀佛”小裴法师呼完佛以后又思索着自己是不是喊一声“无量天尊”好些,又或者是“三清在上?”

车里头小黑敬佩的看着小白脸法师一个人对着一堆似鬼非鬼的东西,“生哥,你说法师能行吗?”

罗浮生目光紧紧落在那黑暗中唯一的光身上,没搭理小黑。

越紧张越靠话痨安慰自己的小黑又说,“和尚不都会什么法华经?往生经?把这些东西都超度了??对……对吧。”

外头的黑影就好像听见小黑的话,愈发骚动了几分,连涌动的频率都快了。

小裴法师也听见了小黑的话,和尚当然是会超度的……可是小裴法师他……

小裴法师决定和看起来能掌事儿的孟婆商量,“我们误入此地非想叨唠,可敢请先生带个路?”

孟婆虽然叫孟婆,虽然长了一张女人脸,可他是个男鬼,自幽冥诞生不过二十年的年轻男鬼。

孟婆动作迟缓,长发下惨白的脸上上下下打量着小裴法师恨不得看到人骨子里去。

小裴法师面不改色手拿念珠作单手礼,低眉垂眸的由着他看。

好半晌才见着孟婆先生张开嘴,他大约是在说话,小裴法师听来却只有一声声凄厉的鬼嚎。

孟婆先生也反应过来,闭上嘴,有点委屈。等他把这个大光头看清了就更委屈了,这个光头好像不是人。

和尚都是人
不是人=不是和尚

他把身边的鬼影挥退了去,指了指小裴法师,又指了指小裴法师身后车里的生哥,眨巴着两个黑洞的眼睛期待大光头能看懂。

聪慧的小裴法师看懂了,坚定的摇摇头,“他不能留下,要一起走。”

罗浮生的目光幽暗了几分。

孟婆先生歪着头盯着大光头,大光头一点儿改变心意的想法也没有。孟婆先生皱了皱眉,有人买了里头那个人的命,现在这个光头要保那个人的命。

苦恼着的孟婆先生那张惨白的脸渐渐浮上一层黑气,本来能说一声眉清目秀的鬼气森森现在就只剩下狰狞可怖了。

小裴法师发现自从认识了罗浮生自己叹气的频率就越来越高。他捏断了手里的念珠,散落的菩提子咕噜咕噜滚了一地,菩提子滚到哪儿,哪儿的黑影就避开,就跟一滩不规则流动的墨水似的,场面一度还挺搞笑。

没了念珠的小裴法师,身上的光越发亮了,可是那并非世人所知的和尚身上金光闪闪的佛光,而是腥红的像沾染世间所有凶恶的血光。

还很年轻的孟婆先生后退了一步,他慢吞吞的想,好像……打不过。

至于打不过要怎么办,孟婆先生还没想好。

小裴法师在僧衣里掏了掏,掏出一塔黄纸,咬破手指在黄纸上挨个点了点,然后动作利索地叠了七个元宝,“买他的命。”

七个纸元宝一出,本来避之不及的黑影像是受到极大的诱惑,如同旧时吸大烟的老烟鬼禁烟多日后遇着罂粟花一般,奋不顾身的往前涌上来,有那沾着菩提的哀嚎着化为飞灰,有的凑近了被孟婆一掌劈飞。

说不上万鬼同哭,也有几分百鬼哭嚎的感觉了。

岿然不惧的小裴法师只是把元宝又往孟婆先生面前递近了几分。

原来打不过还有钱拿吗。

孟婆先生现在看这个上道的大光头十分顺眼了,开心地咧开红艳艳的嘴,顺便帮他们把鬼影清开一条车道来。

“厉害啊法师,你怎么……”

“别废话,开车。”坐回车上的小裴法师打断了小黑吹捧的话,他神情冷凝尚带几分苍白,他说话的声音又低又急,“听我的,闭着眼睛,什么都别想,什么都别听,往前开,我说可以了再睁眼。”

小黑能跟着生哥那么久也是通透人,哪里敢磨叽连忙照做。

罗浮生紧紧握住了小裴法师的手。随着他们离幽冥之地越来越远,罗浮生身上渐渐恢复了温暖,可是小裴法师的手却越发凉了。

这时候的小裴法师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挣开雇主的手。

过了大约五分钟,小黑终于听见一声“可以了。”

一睁眼,他们已经回到了繁华灯光,车水马龙,喧闹街头的人间。刚刚深渊黄泉、鬼祟魍魉仿佛不过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就连破了的车窗此刻都还完好无损。

小黑抹了一把冷汗长长吁了一口气,刚想回头继续刚刚的马屁呢,就见小裴法师晕倒在生哥怀里,他生哥一手揽着小裴法师,一手还和人家紧紧牵着。

“生、生哥?”小黑迟疑地喊了一声,怎么生哥盯着人小裴法师看的眼睛……有点红?红的发亮好似野兽的那种?

“嗯?”罗浮生抬起头时,眼睛已经与寻常别无二样。

“您看法师这,咱要去医院吗?”

“先回家。”

小黑应了,只道今晚发生的一切过于离奇,才叫他生出幻觉来,不然怎么会觉得生哥不是人呢?

幽冥里收了贿赂的孟婆先生开开心心带着元宝回去了,他拨拉了一会儿纸元宝,小心翼翼的把剩下六个藏起来,然后自认为拿人手短的孟婆先生又给大和尚送了一份礼。

人间某个深宅,一个形如枯槁的男人呕出一口血,若非胸口还在起伏已然像个死人。

他从喉咙里“嗬嗬”地发出指甲划过玻璃般的声音,“罗——浮——生”仇深似海,怨念深重。

今天的孟婆先生,也是个懂事的好男鬼呢。

==
小裴法师不是人←
他是个半妖啊喂←
小裴法师的妖血会是啥呢←
和生哥有关←

接下来的脑洞是:
发出小裴法师的声音:加钱 加钱!
生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生相许如何?

⊙∀⊙以生相许 真是个一语双关的好词

评论(39)

热度(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