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温柔的人被世界温柔以待

[巍澜衍生]社会生哥与小裴法师的那些事儿(04)

nc17 四舍五入3000字小破车。
预警:巍澜角色衍生→
黑道大佬浪荡生哥X冷淡耿直法师小裴
现代玄幻背景无逻辑  评论补链←

正正经经第一次开车好紧张,2000fo福利算吗←来自对自己车技深度怀疑的蠢欢

*
04
聚煞之地,大煞之人。罗浮生把人带回小洋楼本是好意,这可苦了失去菩提子的小裴法师。

小裴法师俗家名裴文德,幼年时一次出游被山间精怪掠去,等家人再找到他时已经吞下妖血成了半妖。家中无奈把年仅六岁的小裴送入寺庙,伴青灯古佛绝六欲嗔恨,以菩提伴身方压制住了体内的妖血。

这二十余年间,小裴法师随着老和尚学了一身降妖伏魔的本领,兼之自身心性坚毅非常,倒也顺遂。

谁料这一次,偏偏误入了幽冥之地,自断菩提催动妖气震慑孟婆在先,取心头血作七元宝贿赂孟婆在后,这一下,倒是再压制不住体内那来历不明的妖血了。

罗浮生哪里懂得了这么多前因后果,只知道这看着冷面冷心的俊俏小和尚除开钱以外的事情上纯粹真挚的不似凡人。

幽冥一护,重若千钧。

没把人送去医院也是因为小和尚晕倒前的嘱托。结果现在这小和尚陷在自己床铺里,本是苍白的面色随着升高的体温竟无端生出几分艳色来。

罗浮生关切的拂过他额头,烫的惊人,“法师,小裴法师?”

小裴法师眉头蹙的越发紧了,紧闭的唇齿间偶尔泄出几声微不可闻的呓语。他感觉自己仿佛被放在烈火中炙烤,奇异的热度席卷全身,从骨子里头泛出痒来,灵魂叫嚣着、渴求着、却又不知道自己在需求什么。

就在这百般折磨里面,突然感受到一阵凉意,小裴法师如同渴水的旅人,连忙抓住了这个冰块儿。

罗浮生惊讶的看着小裴法师脸蹭在自己的手心里,发出舒服的喟叹,那双睁开时若寒潭宝珠的黑眸还是紧闭着,颤动的眼睫毛与渐渐放松下的眉眼透出几分柔软来。

这是一个翻了两次的车的石墨 石墨

市中心小洋楼的沙发上,罗浮生和小裴法师一人坐一边气氛很严肃很凝重。

“罗先生,您坏了规矩。”
“小裴法师,你看我这人两袖清风身无长物,”生哥面不改色睁着眼睛说瞎话,“要不您勉强放过我,叫我以生相许吧如何?”

===
一个不会用微博和长图的老年人??写了2个小时 结果折腾外链又折腾了一个小时

比开车更难的是什么?
是把车放出来

评论(48)

热度(550)